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944464.com >
【精彩书评】痴情只为无情苦《诗经注析

发布日期:2019-06-25 09:2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买马开奖结果。《国风》一百六十首,牵涉到爱情、离愁、讥刺、赞颂等等方面,其中的弃妇诗颇触动人心。从中抽取出八首,是为一组弃妇诗。

  人是有情感的动物,被爱,其幸,其乐;被弃,其哀,其伤。一首首心曲,一道道伤口,一颗颗痴心,一片片伤心。

  丈夫喜新厌旧,她,就那样被抛弃,他不再需要她——“不我以”,她却痴痴想着他会回心转意——“不我以,其后也悔”、“不我与,其后也处”。可是,他是恁得绝情,她终于明白——他“不我过”,他不会回心转意,于是她“啸也歌”,就那样伫立江边,以长啸咏歌宣泄她的悲、她的伤、她的痛、她的愤、她长长的惆怅与哀伤……

  长夜难寐,只因心有“隐忧”,忧从何来?只以夫故。“日居月诸,胡迭而微?”,丈夫的心不在自身,丈夫的恩宠不加于己而加于“群小”,于是她忧伤。男子,三妻四妾,而她一心于夫,却被冷落,其委屈其忧伤,无处可傾,无处可诉,于是化为诗,化为自己的深情与执着。“我心匪鉴,不可以茹”,“我心匪石,不可转也”,她的痴情与坚贞,“日”“月”不鉴,唯心持守。

  日月,原本,悬空照耀人世间,出自东方,万年不改。可是,她心中的“日月”,却“胡能有定”,他竟“不古处”、“不相好”、“德音无良”,他竟是不定的,是道貌岸然的,他竟已移情别恋。反复倾诉,反复哭诉,似乎不信,却又不得不信,这种伤,这种痛,深重而真切。痛至极处,甚至于呼号父母为何要生我。其情之哀,其情之重,一声叹息……

  夫,如风,如其“暴”、“霾”、“曀”,他是极度可怖的存在。他甚至对她“谑浪笑敖”,她自然“中心是悼”,心伤不已,绝望不已。可是她的痴情又让她“莫往莫来,悠悠我思”。她怨她恨,她明知不再有希望,可是她仍然爱着,仍然难以割舍。问世间情为何物,于她而言,或许是爱恨纠缠间,仍存痴念。

  每个女子,心中都有着对美好爱情的渴望。只要和心爱的人相爱相守,任何艰难都不算难。可是,你想与他共甘苦,他若无此心,又将如何?爱情中,最惧的或许就是遇人不淑吧,让人绝望的并不是穷困,而是——有情却为无情苦。

  她被抛弃于乱世、荒年之时,或许把她当作累赘了吧。于是她叹息,她甚至借长啸宣泄心中的无限怨气,一如《召南·江有汜》中的那位女子“其啸也歌”。然而,心中的痛又岂可随长啸而出。于是她哀泣,可是她也明白“何嗟及矣”,后悔已无用。一旦踏上错的路,就无法回头。对于她的爱情,她只能一“叹”二“啸”三“啜”四“泣”五自伤。

  她的丈夫,决定离家出走,她追着他,紧抓他的衣袖他的手,苦苦哀求,不要嫌弃她不要抛弃她。可是……却不知道结局如何。眼中所见,只是丈夫决绝的前行,妻子执着地拉扯;耳中所闻,只是妻子悲哀、舍却自尊的哭求;心中所感,只是既然他已无情,何必哀求,何必牵扯,何必痴痴纠缠。可是为了自己的爱情,她是执着的,她是可敬的。这样的女子,为何不去珍惜?为何能背弃?

  失恋的女子,心系变心的他,而饭食难咽,辗转难眠。而在这忧伤的呼号中,却显露了她的痴心与苦痛。

  氓之蚩蚩,抱布贸丝。匪来贸丝,来即我谋。送子涉淇,至于顿丘。匪我愆期,子无良媒。将予无怒,秋以为期。

  乘彼垝垣,以望复关。不见复关,泣涕涟涟。既见复关,载笑载言。尔卜尔筮,体无咎言。以尔车来,以我贿迁。

  桑之未落,其叶沃若。于嗟鸠兮,无食桑葚。于嗟女兮,无与士耽。士之耽兮,犹可说也。女之耽兮,不可说也。

  桑之落矣,其黄而陨。自我徂尔,三岁食贫。淇水汤汤,渐车帷裳。女也不爽,士贰其行。士也罔极,二三其德。

  三岁为妇,靡室劳矣,夙兴夜寐,靡有朝矣。言既遂矣,至于暴矣。兄弟不知,咥其笑矣。静言思之,躬自悼矣。

  及尔偕老,老使我怨。淇则有岸,隰则有伴。总角之宴,言笑晏晏。信誓旦旦,不思其反。反是不思,亦已焉哉。

  在这组弃妇诗中,《氓》成就最高。十年前,在高中听老师讲它,当时不知,而今……

  前两章,叙述了他来求婚时,她坚持有“良媒”并定下了婚期。自此,她陷入思念,为不见他而泣,为见他而欢。他,左右了她的悲欢。秋天到了,她得偿所愿。方玉润曾评“不见则忧,既见则喜,夫情之所不容已者,女殆痴于情者耳。”她是如此痴情。

  然而,她得偿所愿地嫁了,却不知随着她渐渐老去,容颜渐逝,他的热情会慢慢淡了,他的心渐渐变了。“白首不相离”化为了痴想空念。她醉着来,痛着去。面对汤汤淇水,哀思不断。

  再回首,她日夜劳累,只为他,只为家,而他却“二三其德”、却日渐“暴”。她的身被虐待,她的心在流血。家人的嘲笑算得了什么,只能独自悲悼黯然。

  再回首,当初甜言蜜语、浓情蜜意,当初“执子之手与子偕老”的誓言,都已随风而散……水有涯,苦无边。悔无益,绝是然。他既不回心转意,她又何必苦纠缠,就这样消散……

  《诛仙》中的金铃夫人曾留诗于滴血洞:“芳心苦,忍回顾,悔不及,难相处。金铃清脆噬血误,一生总被痴情诉。铃铛咽,百花调,人影渐瘦鬓如霜。深情苦,一生苦,痴情只为无情苦。”

  作为一往情深的弃妇,其情必极哀、极痛,尤其是毫无政治与经济地位的古代女子。

  痴情只为绝情苦。可是,痴情人,对于那一份痴、那一份情,或许,也是不以为苦吧。

最新文章
阅读排行

Power by DedeCms